陈凯歌:我不会拍未来的电影 但未来会一直拍电影
发布时间:2018-11-26 18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12
原标题:我不会拍未来的电影 但未来会一直拍电影

  入围的11部竞赛片中唯一一部中国内地电影《郊区的鸟》的导演,是杭州土生土长的小伙子仇晟。在颁奖晚会上,这部讲述杭州“东站”故事的艺术片,获得了“亚洲电影奈派克奖”。

  “奈派克”全名为“亚洲电影促进联盟奖”(NETPAC),旨在鼓励亚洲新锐导演,已与三十多个影展合作,包含釜山影展、鹿特丹影展、多伦多影展。

  仇晟很激动,他对澳门影展、电影团队和出品方一一感谢,随后表示:“原本以为观众会不太理解这部片子,但最后看到观众有哭有笑,就觉得很开心。这原来是我个人经历,后来变成了团队的经历,后来又变成了所有观众的经历,这就是电影的魅力。”

  仇晟非常希望《郊区的鸟》能够早日在影院与观众见面。

  今年评审团主席是陈凯歌导演,就在大奖颁出之前,记者约了他的专访。

  身着一件蓝色厚衬衫,一条黑裤子,陈凯歌看上去气色很好,很享受此次澳门影展的工作。他拍拍钱报记者的肩膀,笑着表示“老朋友又见面了”。

  拍电影

  一问才华,二问耐心

  陈凯歌说,今年这届澳门影展竞赛单元电影水平很高,选的片子不错,是导演处女作或第二部片子,很有朝气。“我在欣赏他们创造的电影世界的同时,也看到学到了很多东西,我是在与他们分享。希望年轻导演比我拍得好,长江后浪推前浪。”

  10月15日,北京电影学院第五代电影人、北影78级校友“40年再聚首”,张铁林、张丰毅、陈凯歌去了,很热闹。

  陈凯歌现在还沉浸在老友相会的情绪里,他说他年轻时,老师们完全是放手式教学,“我考上电影学院时,老师说已经十年没教学生了,不知怎么教,让我们自己去看片子。我们那时比较狂妄,但话说回来,年轻时不狂什么时候狂呢?”

  “拍电影首先要问问自己有没有才华,其次有没有足够的耐心,对时间是否有足够的承受能力。我拍《黄土地》时,只有35万,剧组只有两辆车,一辆旅行车,还有一辆又老又破的轿车。那时候要拿胶片回北京洗印,大家挤在车子里,外面下着大雨。结果,车子坏了,大家就一起下车,在泥泞中推车。到了洗印厂,第一件事是先把满是泥巴的脚洗干净。”

  他说:“电影学院有个传统,毕业生拍的片子拿回学校放映,观众可以不给面子。那时电影学院还在北京昌平,饭堂里拉起黑布,就开始放《黄土地》。我紧张得不敢进去,直到里面响起了掌声。”

  “我不会拍未来的电影

  但未来会一直拍电影”

  有人这样评价陈凯歌,少有的具有中国传统文人气质和素养的导演。

  一听记者这么说,他连忙表示:“我戴不起这样的高帽。”

  “除了上过电影学院,我初中没毕业。只是幼儿好学,保持了一个导演应该有的好奇心。文学素养对一个导演非常重要,年轻人积累学识可以在导演路上走得更远。但电影也是直觉艺术,与生活直接对接。但不管有没有学识,一个导演必须是一个坦诚的人,必须有一颗孩子的心。”

  “大人与孩子的区别是,小孩是只问对错,不问利害。做导演就应该‘不问利害’,不以成败论英雄。”

  有一颗“少年心”的陈凯歌,说到这里就激动起来:“电影的功能不是赞颂,而是给困境中的人提供希望。这样,电影才会好看。电影好看是因为观众对困境中的这个人物产生了关切。比如《妖猫传》,我们不仅看到了无常,看到了帝国的消亡。然而,不管帝国是消亡还是不消亡,里面仍然有不问利害的人。”

  陈凯歌用了六年时间拍《妖猫传》,他自称是“愚公移山”。

  “我不会拍未来的电影,不是一个技术控,也不相信先进的技术能让生活更美好。《妖猫传》这样看似与历史有关的电影,是让被忘记的黑暗峡谷中珍藏着的文化财富、气节等这些完美的文化,展示出来。向今天的人展示,我们在文化上曾经拥有什么。今天是一个资本与技术的时代,但我们仍然需要一些有魏晋精神的人。”

  虽然不会拍未来的电影,但陈凯歌未来会一直拍电影。

  “我希望能够拍摄一些当代性的电影,尝试以不同角度思考。因为在我的心底里,仍然对世界抱有好奇心,就像孩子一样学习如何走路。你可能会跌倒,但你永远能够得到经验。”(特派记者陆芳 发自澳门)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  www.noelallcock.com    版权所有   

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,文字、素材、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,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,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。

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与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