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2018:大师谢幕 文艺不散场
发布时间:2018-12-17 15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16
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25日电 题:再见2018:大师谢幕 文艺不散场 记者 袁秀月 上官云
  2018年,对于中国文艺界来说,是难忘的一年。


  李敖、金庸、二月河,饶宗颐、丁广泉,单田芳、常宝华、师胜杰,朱旭、李咏、盛中国、布仁巴雅尔……天堂里,又多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。
  斯人已逝,但经典永流传。他们曾在各自的年代熠熠生辉。他们的选择和坚守,让人难以忘怀,同时也成为照亮年轻人前进的明灯。

资料图:香港著名作家查良镛(金庸)。中新社记者 王丽南 摄
  捡拾那个年代的落英,先从金庸说起。早年,他曾以林欢之名编写剧本,又以姚馥兰之名撰写影评。后来,才以金庸之名写武侠小说。
  纵观金庸一生,他手上始终“握笔”,左手写武侠,雕刻人生百态;右手写社论,道尽世间冷暖。
  他“拼了性命”来办《明报》,又用“玩玩”的心态写小说,笔耕不辍。
  名满天下,但金庸却觉得,学问不够,是他人生的一大缺陷。他说:“做学问是自己得益的,可以有快乐的。”
  什么才是做学问的标杆?在金庸心里,恐怕就是饶宗颐。他曾说:“有了饶宗颐,香港就不是文化沙漠。”

资料图:饶宗颐。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
  这话说得不虚,饶宗颐是国学大师,经史子集、诗词歌赋、甲骨文梵文,无一不通。他和季羡林并称为“南饶北季”,而季羡林说:“我心目中的大师就是饶宗颐。”
  饶宗颐说,他家以前开有四家钱庄,按理似乎可以造就出一个玩物丧志的公子哥儿,但命里注定他要去做学问,于是他成了一个学者。
  他少有英才,17岁加入学者云集的禹贡学会,20出头便被聘为中山大学研究员。

资料图:盛中国携夫人濑田裕子在天津演出。中新社发 佟郁 摄
  在音乐界,小提琴大师盛中国也属于天才,他自幼受严格的音乐训练,5岁学琴,7岁演出,9岁即令无数听众倾倒。成年后,他凭借一曲《梁祝》扬名天下……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  www.noelallcock.com    版权所有   

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,文字、素材、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,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,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。

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与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!